close

  • Być wiernym Ojczyźnie mej, Rzeczypospolitej Polskiej

     

  • AKTUALNOŚCI

  • 11 listopada 2017

    為了慶祝波蘭重新獨立99年紀念,華沙貿易辦事處準備了 一百條與波蘭有關的歷史知識及人物.我們會在臉書,維基百科及官網同步更新.一起來了解波蘭的歷史吧.

    1. Chrzest Polski

    波蘭受洗

    波蘭的基督教化(波蘭語:chrystianizacja Polski)[2]是指基督信仰傳入波蘭,並在波蘭境內盛行的過程。此過程始於波蘭受洗(波蘭語:chrzest Polski),也就是梅什科一世 個人的受洗,而梅什科一世在後來成了波蘭的首位統治者。受洗典禮的舉行日期為西元966年4月14日的聖週六,確切地點至今歷史學者仍有爭議,但最有可能位在波茲南或格涅茲諾這兩座城市之一。一般認為,梅什科之所以會接受基督信仰,主要是受其妻子——來自波希米亞的多博拉娃 之影響。

    基督信仰在波蘭境內的傳布雖歷經幾個世紀,最終仍舊開花結果,而波蘭也在幾十年內,晉身教皇與神聖羅馬帝國所承認的歐洲國家行列。部分歷史學者認為,波蘭受洗是波蘭建國的開端。由於波蘭絕大多數的人口為異教徒,基督教化的過程非常漫長而艱鉅,直至西元1030年代異教徒勢力復甦,波蘭的基督教化才算告終。

     

    2. Zjazd Gnieźnieński

    格涅茲諾會晤

    又稱格涅茲諾會議。西元1000年,羅馬皇帝鄂圖三世 踏上朝聖之路,前往聖沃伊切赫 之墓憑悼。聖沃以切赫於三年前死於異教徒普魯士人之手,是波蘭的首位殉道者。鄂圖三世也在這次朝聖中,與波蘭統治者波列斯瓦夫公爵 ,在當時的波蘭首都格涅茲諾會晤。當時的高盧、義大利、日耳曼尼亞與斯拉夫等省份,都有自己的國王,且都臣屬於羅馬皇帝。波蘭公爵此次前往會晤的目的,便是要取得皇帝的同意與支持,好結合這些省份,建立一個西方的普世帝國一事上,取得羅馬皇帝的青睞與支持。

     

    3. Bulla Gnieźnieńska

    格涅茲諾詔書

    教宗詔書,1136年7月7日於比薩頒布,取消了馬格德堡大主教對波蘭教會的宗主權,內容以拉丁文書寫而成。

    這份詔書是波蘭史學史最珍貴的古物之一,也是認識文化、社會關係及11、12世紀波蘭教會組織的重要來源。同時,這份詔書之於語言學家,也是重要文件,因為當中包含了約410個以原始形式寫成的波蘭地名及人名。格涅茲諾詔書開啟了波蘭的文書時代。此外,這份詔書也是研究波蘭文字的拼寫及詞源的重要依據。語言學家亞歷山大・布魯克納(Aleksander Brückner)將這份詔書稱為「波蘭文的金璽詔書」。二次大戰期間, 這份詔書遭德軍搶奪,連同格涅茲諾總教區檔案館的其他古物,一起帶往熱舒夫。到了1945年4月的二次大戰尾聲,柏林爆發多次戰事之際,這份詔書又遭蘇維埃士兵竊走,運往莫斯科收藏近50年。直到二十世紀,這份詔書才又再度回到格涅茲諾。

    這份詔書目前收藏於格涅茲諾的座堂議會檔案處。

     

    4. Najazd Mongolski na Polskę

    蒙古入侵波蘭

    蒙古入侵發生於1240-1241年之間,其目的在鞏固負責攻擊匈牙利王國的蒙古主力軍側翼。蒙古人截斷了波蘭人提供於貝拉國王的所有援助,並擋下貝拉國王的一切軍事指令。此次入侵也成為成吉思汗在十三世紀時,所領導的大規模蒙古征戰 行動的一部分。入侵歐洲的最終目標為佔領匈牙利及保加利亞,並藉此創造有利的政治軍事條件以攻擊拜占庭帝國。蒙古進軍波蘭為拔都在中東歐所進行的大規模軍事行動的一部份,其最大意義在於其所帶來的政治效果。1241年發生的這些事件,撼動了大鬍子亨利及其子所建立起的這個新興國家。列格尼查 一役所帶來的挫敗,使波蘭這個國家的統一過程推延了許多年,而入侵事件過後的數年間,造成中央權力分散的因素持續發酵,導致地方勢力更加分崩離析,削弱了波蘭國土的防禦力,以及波蘭在歐洲該區的政治地位。

     

    5. Pokój kaliski

    卡利什和平條約

    卡利什和平條約——波蘭與條頓騎士團於1343年7月8日簽署的和平條約,卡齊米日三世(卡齊米日大帝) 以割讓海烏姆諾 、米哈伍夫 地區及波美拉尼亞 的格但斯克等地,從條頓騎士團手中換得庫亞維及多布任地區。

    該和平條約規定波蘭必須割讓領土,然而從其國家利益看來,卻是不得不妥協的決議,儘管宗座仲裁法庭判定波美拉尼亞的格但斯克、海烏姆諾地區及米哈伍夫地區屬波蘭所有,條頓騎士團卻不願主動歸還。

    教宗本篤十二世未遵循華沙審判的裁決,反而下令重新審查波蘭對具爭議性土地提出所有權申訴的合法性。而後的情況也證明,本篤十二世的繼任者克勉六世,是條頓騎士團的盟友,在這種背景下,卡齊米日三世只能選擇抗爭或簽訂和平協議。條頓騎士在當時正處全盛時期,發動戰爭對波蘭不利。依照條約規定,卡齊米日三世應放棄波美拉尼亞所有人及繼承人的頭銜和印璽。然而波蘭國王在此先便已對波美拉尼亞、海烏諾姆地區及米哈伍夫地區握有控制權,而這個事實也普遍受到認同,因此卡齊米日大帝並未承認騎士團對波美拉尼亞的所有權,也未將該片土地給予騎士團,僅是放棄對該土地的所有權。這種國王對騎士團的贈與(救濟)形式,一方面代表條頓騎士團承認這些土地原先為波蘭所有(先前騎士團否定這種說法),同時也能成為日後收復失土的理論基礎。

     

    6. Unia polsko-litewska

    波蘭立陶宛聯邦

    立陶宛大公雅蓋沃 於1385年8月14日頒布法令,確定波蘭王國王冠領地 和立陶宛大公國間的關係,立陶宛因此於1386年納入波蘭王國,成為其部份。十四、十五世紀之交,條頓騎士團為波蘭與立陶宛帶來威脅,兩國間因而產生聯邦之需。克雷沃同盟協議 為立陶宛大公國與波蘭王國最早簽署的六份聯邦協議之一。該協議中,預見了立陶宛大公雅蓋沃與波蘭皇后雅德維加 的婚事,並決定由雅蓋沃登上王位,而雅蓋沃也承諾接受洗禮,將立陶宛基督教化;釋放波蘭戰俘;支付哈布斯堡家族,解除與威廉・哈布斯堡 的婚約承諾,所給予的賠償,並嘗試收復所有失去的王冠領地。波蘭王國王冠領地與立陶宛大公國的聯盟,始於1385年的克雷沃同盟協議,而透過日後陸續簽署的其他聯邦協議,以及兩國擁有共同統治者的事實,使其關係獲得確認。1569年簽署的盧布林同盟協議 ,更加強了兩國的關係,促成使兩民族共和國(即波蘭立陶宛 )的成立。該聯邦實質存在至1795年,聯盟形成的主因在於來自條頓騎士團的威脅,以及再者就是路德維克・溫格爾斯基 無男嗣繼承的這個事實。

     

    7. Pospolite ruszenie

    全民動員

    係指號令國內所有男性或部分具有資格的男性加入戰鬥。在職業/傭兵部隊或徵兵制興起前,全民動員為中世紀歐洲及世界其他地區,普遍使用的作戰方式。動員對象應自備的裝備和武器,其相關細節另有明文規定。由於動員對象所擁有的戰鬥經驗不同,每次動員的戰鬥價值及訓練程度,皆有極大的差異。

    起初,波蘭的全民動員源自封地責任,因此動員的對象主要是貴族,也包含擁有土地財產的中產階級,而農民之中僅及鄉長與村長。這個概念一直到1794年的柯斯丘什科起義 期間,才擴及至所有男性。

     

    8. Zjazd w Wyszehradzie

    維謝格拉德大會

    維謝格拉德大會——波蘭(卡齊米日大帝)、捷克(約翰一世)及匈牙利(查理一世)等國統治者間兩次會面的統稱,時間分別是1335年11月及1338年或1339年的夏天。1335年舉行首度大會,目的在確定波美拉尼亞的格但斯克及庫亞維的所屬國,並解決約翰一世和卡齊米日大帝間有關波蘭王冠的爭議。關於波美拉尼亞及庫亞維部份,捷克和匈牙利統治者仲裁法庭,裁定騎士團保有波美拉尼亞及海烏諾姆地區,而庫亞維及多布任地區則當歸還波蘭。至於王冠爭議的問題,捷克及波蘭國王揚・盧森布爾斯基 要求波蘭國王(克拉科夫)卡齊米日三世支付 20000捷克幣格羅升。卡齊米日接受了這些條件,成為名正言順的波蘭統治者,也因此促成波蘭—捷克—匈牙利三國聯盟,共同對抗哈布斯堡王朝。

    在兩次大會期間,卡齊米日曾試圖向聖座法庭控告條頓騎士團。

     

    9. Przywilej koszycki

     科希策特權法

    科希策特權(通用特權)- 1374年9月17日由國王路德維克・溫格爾斯基於科希策授予波蘭貴族,以換取貴族們對其女兒之一(文件中未提及名字,最終確定為路德維克的大女兒卡塔仁娜,數年後過世)取得波蘭王位的權利,或者在其未留子嗣的情況下過世時,由其他子女繼位的權利。該特權為布達特權的合法延續,當中確認了卡齊米日大帝及路德維克・溫格爾斯基身後的一般繼位原則(生存協議)。該特權部分削弱了國王對貴族的權利。

    透過該特權,貴族對王位繼承人的選擇產生影響力,而統治者則以不授予“外人和外國人“任何重要禮遇和榮譽作為回報,僅王國內居民得以享有,因此保證王國內貴族及全波蘭民族的獨立和完整性。

     

    10. Unia krakowsko-wileńska

    克拉科夫維爾紐斯聯盟

    克拉科夫維爾紐斯聯盟簡稱為維爾紐斯聯盟,此為波蘭與立陶宛兩國間於1499年5月6日在克拉科夫,及同年7月24日在維爾紐斯所簽署的協定。卡齊米日四世雅蓋隆契克於1492年逝世後,波蘭及立陶宛公國間的個人聯盟隨即受中斷。之後揚一世・阿爾布雷赫特被選為波蘭國王及立陶宛大公。依照立陶宛領主對統治者在國內常駐的要求並依已逝國王的遺願,其胞弟亞歷山大繼任王位。然而兩國間百年來延續的關係並未中斷,雙方統治者在外交行動上取得一致意見,由立陶宛負責莫斯科政策並與韃靼人聯絡,波蘭則在土耳其、西歐及梵蒂岡事務上維護立陶宛利益,如同卡齊米日四世雅蓋隆契克時期一樣。兩國也互相提供軍事協助,該時期形成一種緊密的王朝聯盟。

     

    波蘭和立陶宛所遭遇的挫敗及缺乏與當時由雅蓋隆統治下的捷克和匈牙利的合作,使雅蓋隆邦國的國際重要性減弱,波蘭及立陶宛的政治領袖因此意識到各國密切合作的好處。雙方皆認定加強聯盟的益處及防止王位長期分離所帶來的瓦解可能性的重要。

     

    11. Konstytucja nihil novi

    nihil novi憲法

    (拉丁語:無新事務)- 此為1505年通過的議會憲法通用名稱,嚴重限制了第一共和中的君主立法權限,其完整拉丁文名稱為 nihil novi sine communi consensus(無公眾同意就無新事務,當解釋為:未取得代表貴族普遍利益的議會同意,就無法通過新法)。

    該名稱(拉丁語:Nihil Novi sine communi consensu,“無公眾同意就無新事務”)通常翻譯成“沒有我們就沒有關於我們的事務“,旨在禁止國王未經代表貴族的參議院和眾議院同意下頒布法令;國王只能就皇家自由市、猶太人、封地、王國境內農民和礦務等相關事務頒布詔令。

    Nihil novi憲法廢除了米耶爾尼克特權法,並顯著加強了貴族議會的地位。其施行連同涅沙瓦詔令一起,被認為是聯邦施行貴族民主的開端。

     

    12. Wolna elekcja

    自由選舉權

    有相關文件可證明的波蘭王位第一次選舉於1386年舉行,當時獲選為波蘭王國統治者為瓦迪斯瓦夫・雅蓋沃。國王齊格蒙特一世分別於1530及1538年頒布了兩道詔令,藉此永久性地確定viritim選舉法。任何人都可以參與選舉( unusquisque qui vellet),選舉為自由的 。雅蓋隆王朝的最後一任國王齊格蒙特・奧古斯特於1572年7月7日駕崩,開啟了君主聯邦的歷史新時期,波蘭國內進入空位期。君主選任未遵照王朝繼位原則。兩國在聯邦內以大軍動員的模式進入選舉場,貴族 在議員在場下依照省份投票,由議員將選票帶至參議院,由議長宣布獲選國王,而由主教長任命。參議員在確定最後選舉結果時擔任重要角色。波蘭首度自由選舉於1573年舉行,就在雅蓋隆王朝最後一任國王未留子嗣而逝的一年後。

    波蘭自1572年即開始的選舉君主制在瓦薩王朝統治時期成為世襲選舉君主制。

     

    13. Przywileje jedleńsko-krakowskie

    耶德爾尼亞-克拉科夫特權法   

    耶德爾尼亞-克拉科夫特權法 - 由瓦迪斯瓦夫・雅蓋沃所頒布的貴族特權法,以此換取波蘭貴族保證由其子瓦迪斯瓦夫三世・雅蓋隆契克登波蘭王位,使亞蓋隆王朝得以延續下去。

    特權法的內容於1425年時在庫亞維地區的布熱希奇制定,特權法於1425年在耶德爾尼亞頒布,並於1433年在克拉科夫獲批准。透過該特權法,國王及其官員不得在未經法院最終判決下侵犯貴族的人身完整權。此外該特權法還賦予貴族擔任教會權貴的專有權。國王承諾neminem captivabimus nisi iure victum(沒有人會不經審判即入獄)。國王還承諾在同一法律及法典下,包括魯塞尼亞地區在內的所有王國地區一律平等。此為對待東正教已臣服貴族上的突破(唯一的限制為由魯塞尼亞貴族以燕麥繳交的特殊稅的持續,然而僅維持至老國王瓦迪斯瓦夫・雅蓋沃生命終結為止)。同等對待原則不涵蓋立陶宛的東正教貴族。

    英國直到1697年才通過類似的人身保護法。

     

    14. Pokój w Brześciu kujawskim

    庫亞維地區的布熱希奇和平條約

    結束波蘭-條頓騎士團戰爭的和平條約於1435年12月31日簽署,終結了互相結盟的希維德立蓋沃(維托爾德之後的部分立陶宛地區統治者)及條頓騎士團反對波蘭王國所形成的衝突。希維德立蓋沃和條頓騎士團試圖將立陶宛自王冠領地分離。該企圖在烏克梅爾蓋一役中希維德立蓋沃的立陶宛軍隊和條頓騎士團大敗而結束,為波蘭軍隊和齊格蒙特・可依斯圖托維茨的立陶宛軍隊所征服。戰敗後於庫亞維地區的布熱希奇簽署了永久和平條約,當騎士團不遵守停火協議時,普魯士國家將有權拒絕服從。通過和解協議,騎士團承諾中斷與希維德立蓋沃間的聯盟,歸還迪布夫城堡並為違反梅烏諾條約支付9500元匈牙利茲羅提。齊格蒙特後來成為立陶宛大公。

     

    15. Statuty nieszawskie

     涅沙瓦詔令

    1454年涅沙瓦詔令(或稱涅沙瓦特權法)為1454年11月及12月由國王卡齊米日四世雅蓋隆契克於十三年戰爭期間所頒布,對象為波蘭特定地區的貴族。

    霍伊尼采一役戰敗後在大波蘭地區的貴族施壓下,國王於1454年11月11日在涅沙瓦頒布了小波蘭地區特權法,11月12日頒布了大波蘭地區特權法,接下來的日子裡應該也已針對小波蘭的特定地區頒布個別特權法。小波蘭特權法成為不久後頒布的魯塞尼亞地區特權法的典範。以大波蘭特權法為基礎於11月16日頒布了謝拉茲地區特權法,及後來的庫雅維和廣義的大波蘭地區特權法。是否曾針對整個王國頒布了涅沙瓦通用特權法,此為學術上尚待解決的爭議性主題。

    涅沙瓦詔令使迄今為止貴族所擁有的獨立自主獲得確定,引入新權利並使國王的自由裁量權受干擾。這些法令反應出小波蘭及大波蘭地區所抱持的敵意及這些地區在特定法律解決方式上的差異。最重要的是當中裁定國王在未知會地區議會(該裁定未於針對小波蘭及魯塞尼亞地區所頒布的文書中出現)下,不得制定新法也不得號召大軍動員並徵收特別稅。

     

    16. Hołd pruski

    普魯士效忠宣誓禮

    普魯士效忠宣誓禮於1525年在克拉科夫舉行,在此之前齊格蒙特一世與阿爾布雷希特雙方於1525年4月8日簽署條約,普魯士騎士團世俗化後成為屬於波蘭封地的普魯士公國。

    普魯士最後一任耶路撒冷的德意志弟兄聖母醫院騎士團(十字軍)大團長阿爾布雷希特・霍亨索倫促使世俗權利凌駕宗教權利之上並改信路德宗,他將騎士團解散,改為世俗國家(普魯士公國),並成為其統治者(公爵),同時也向其舅父,波蘭國王齊格蒙特一世臣服。

    基於條約規定,阿爾布雷希特的子嗣將獲得繼承普魯士公國王位的權利,若身後無子嗣則由其兄弟耶日、卡齊米日、揚和其子嗣繼承,布蘭登堡選帝侯則被排除在繼承名單之外。克拉科夫條約為歐洲天主教統治者和新教統治者間所簽署的第一份國際性協議。

     

    17. Konfederacja warszawska

    華沙結盟

    此為1573年1月28日於華沙召開的議會大會中所通過的法案名稱,其中載有貴族擁有在共和國內信仰自由權的決定,保障不同信仰者間絕對的永久和平,並提供異教者與天主教信徒同等的權利及國家保護。該文件被視為立法保障宗教寬容的開始,華沙結盟的文件內容於2003年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記憶名錄。

     

    18. Historia tolerancji religijnej w Polsce

    波蘭的宗教寬容史

    波蘭的宗教寬容政策擁有悠久的傳統,由國王卡齊米日大帝所頒布的兩份文件為此政策奠定基礎,1356年8月30日他批准了有關基督一性論亞美尼亞人在文化及行政事務等領域上保有的行為模式、自由和特權。1341年的文件則賦予對東正教信徒儀式和習俗尊重的保證,國王卡齊米日的態度促使波蘭成為歐洲第一個多信仰國家,儘管宮廷為天主教信仰。對教會分立論者的寬容並不涵蓋天主教教會內產生的異端。瓦迪斯瓦夫・雅蓋沃於1424年頒布的維隆詔令中認定胡斯派犯叛國罪,然而在同一時代,東正教貴族與天主教貴族和亞美尼亞人一樣享有相同的特權。國王齊格蒙特・奧古斯特分別於1563及1568年廢除了立陶宛大公國內東正教信徒不得擔任最高公職的限制令。除了東正教信徒及亞美尼亞人以外,一些在城市和眾多立陶宛農村中居住的韃靼人、猶太人及土耳其的卡拉伊姆人也都在波蘭享有宗教寬容。為了對抗西方所盛行的政策,波蘭於十五世紀時形成國家與外邦人關係的教義,其代表人士為波茲南主教安哲伊・瓦斯卡什及克拉科夫學院的帕維爾・沃德科維茨。新教改革初期,不斷有反對改革者的皇家詔書頒布,然而卻未被認真執行。國王齊格蒙特一世不僅於1525年認可普魯士公國的世俗主義,他也是首位認可普魯士路德宗為官方宗教的統治者,同時也保證對天主教信徒寬容。安哲伊・克什茨基在為1525年的克拉科夫條約辯護時,提出魯塞尼亞人、亞美尼亞人、猶太人和韃靼人與天主教徒間在遙遠的過去和平共處之事實,因此當地社群也應為路德宗信徒保留一席之地。

    1535年來到波蘭的再洗禮派及1526年出現在波蘭的門諾派也享有宗教寬容。”焚燒書籍的火焰“為唯一在波蘭激起宗教鬥爭的事件”[2]。齊格蒙特・奧古斯特給予普魯士城市自由信仰奧古斯堡派的保證,1561年的維爾紐斯協定中,利沃尼亞也取得了同樣特權,也就是國王賦予貴族及中產階級信仰路德宗的自由,同時也確保對天主教的寬容。

     

    19. Unia brzeska

    布熱斯科聯合

    波立聯邦中東正教教會與拉丁教會於1596年在立陶宛的布列斯特合併。部份東正教神職人員及東正教信徒承認教宗為教會領袖並接受天主教教義,然而也保留拜占庭禮。布列斯特之後東正教社群分裂成聯合的贊成派和反對派。

     

    20. Reformacja w Polsce (Rzeczypospolitej Obojga Narodów)

    波蘭宗教改革(波蘭立陶宛聯邦)

    改革為宗教性及社會性的運動,以教會內的變革為訴求,從十六世紀二O年代延續至十七世紀中葉,直到反改革派獲得最後勝利為止。十六至十七世紀期間波蘭的宗教改革迅速,然而也迅速衰落,直到十八世紀初完全被邊緣化並失去重要性。部份學者認為波蘭的宗教改革非如同其他歐洲國家般強化了君主權力,反而侵犯了當時聯邦君主及教會的權威。

    波蘭的宗教改革起初僅侷限於上層社會及中產階級,主要集中在北部及西部的城市,包括克爾採、盧布林及薩莫吉希亞等地區,從未對農村人口產生過重大影響,唯一例外是西部邊境區的居民。波蘭境內幾乎從未有過支持該運動的富裕保護人,權貴視信仰改變為私事和“貴族珍貴自由“的一部份。立陶宛境內只有米克瓦伊・拉濟維烏和揚・基斯卡等權貴出資支持改革,而羅馬天主教會的情況則從未受到嚴重威脅。

     

    21. Kontrreformacja w Polsce

    波蘭的反宗教改革

    此為由第一共和內的羅馬天主教會發起,並獲波蘭君主支持的行動,以因應波蘭境內產生的改革,此為西歐反宗教改革運動的支流,然而其在波蘭的特性為對異教徒的鎮壓相對較低,此主要取決於波蘭立陶宛聯邦內數世紀來對多信仰及多民族採寬容政策的結果,該運動從十六世紀起延續至十八世紀中葉。

    與當時陷於長期宗教戰爭的其他歐洲國家比較,聯邦共和國的現象實非尋常。現代史學家稱波立聯邦為無火刑國家[1]。信仰天主教的國王如:揚・卡齊米日(耶穌會會士及樞機主教)等並未迫害異教者。他們中的許多人意識到,採取西歐模式的反宗教改革鎮壓將導致該多信仰國家的內部分裂,為鄰近國家所利用,然而聯邦內對異教徒不同強度的鎮壓和迫害卻持續至波蘭被第一次瓜分為止。波蘭反宗教改革的領袖代表為皮歐特・斯卡爾加。

     

    22. Biblia po polsku (pełny przekład)

     波蘭語版聖經(全譯本)

    耶穌會的領導階層於1584年委托雅雅各伯・伍耶克翻譯聖經,翻譯原本使用聖耶柔米的拉丁文譯本,也就是所謂的武加大譯本,1546年舉行的特倫托宗教會議批准此為羅馬天主教教會的權威版本。

    伍耶克聖經版本包含事實和教義及歉意解釋,同時也涵蓋原文引文,這對翻譯源語文本 – Clementine武加大譯本中援引的錯誤詞句非常重要。

    在語言方面,伍耶克利用了前人的工作成果,伍耶克的譯本精確且多邊化,語言簡單明瞭,卻具嚴肅和莊重等特性。該譯本取代了雷奧波立塔聖經譯本,作為超過三個世紀以來的主要波蘭語天主教聖經譯本。當時的新教教堂使用原文翻譯的譯本,如:布熱斯科譯本聖經(1563),之後為格但斯克譯本聖經(1636)。以原文翻譯成波蘭語的第一本天主教聖經為千禧年譯本聖經。

     

    23. Rokosz Zebrzydowskiego 1606-1607

    熱布日多夫斯基叛變

    熱布日多夫斯基叛變,桑多梅日叛變 – 1606-1607年間貴族反齊格蒙特三世・瓦薩而發動的叛變,於反對國王政策的主要領導人揚・札莫厄斯基過世後爆發,他反對以軍事行動對抗君主統治者,該行動受武裝壓制,造成對皇室權力的信任下降。

    國王遭指控偏袒耶穌會會士及外邦人且被認為意圖推動絕對君主制。可以確定的是,他致力於建立王位繼承制,剝奪貴族大部份特權並使議會僅存建議權而無決定權。

    統治者的極端天主教態度和他與影響力巨大的揚・札莫厄斯基間的衝突在在使得爭議加劇,此為異教徒所不樂見。

    1606-1607年間發生熱布日多夫斯基叛變,也被稱為桑多梅日叛變,天主教信徒、新教徒、權貴及貴族力爭取消國王罷免官員的權力,並強迫他驅逐耶穌會會士及外邦人。基於叛變者所需而創出格利尼亞內叛變,使反抗君主的軍事行動目的合理化。

    叛亂的領導人打算罷黜齊格蒙特三世・瓦薩,讓世俗官員也有資格進入地方議會並迫使議員嚴格遵守地方議會指示。

     

    24. Wojny polsko-tureckie

    波蘭土耳其戰爭

    1485-1503年間發生於波蘭王國及奧斯曼帝國間的衝突,波蘭王國獲立陶宛大公國、馬佐夫舍公國及條頓騎士團支持,而奧斯曼帝國則有克里米亞汗國、摩爾達維亞公國及瓦拉幾亞公國支持。形式上持續了十多年,實際上卻停戰數年且間歇性地停止戰爭行動,結果國王揚一世・阿爾布雷赫特率領遠征摩爾多瓦的波蘭軍隊以戰敗告終(1497)

    2.1620-1621年間的波蘭土耳其戰爭,又稱為霍京戰爭 – 聯邦及奧斯曼帝國間的武裝衝突。

    3.1633-1634年間的波蘭土耳其戰爭 – 聯邦及奧斯曼帝國間的戰爭,又稱與阿巴札・帕夏的戰爭(阿巴札・帕夏戰爭)。1633-1634年間波蘭土耳其的非正式戰爭

    4.1672-1676年間的波蘭土耳其戰爭,聯邦與奧斯曼帝國及與其結盟的克里米亞汗國間的武裝衝突。

    5. 1683-1699年間的波蘭土耳其戰爭 – 聯邦及土耳其間的武裝衝突。戰爭始於1683年的維也納解圍之戰,而以1699年於卡爾沃維采所簽署的和平協議終了,聯邦因此收復1672-1676年間與土耳其戰爭所失去的土地及卡緬涅茨-波多利斯基要塞。維也納戰爭 – 又稱維也納解圍或較少被提到的維也納的勝利,此為由揚三世・索別斯基所帶領的波蘭-奧地利-德意志聯軍與由大維齊爾卡拉・穆斯塔法領軍的奧斯曼帝國軍隊間於18683年9月12日發動的戰爭,奧斯曼帝國潰敗後反攻為守,不再成為歐洲基督教世界的威脅。

     

    25. Order Orła Białego

    白鷹勳章

    波蘭共和國歷史最悠久也最高層級的國家勳章,授予在戰爭或和平期間於民事或軍事上對國家有重大功勳者。此為奧古斯特二世於1705年11月1日所制定,不分等級,授予最知名的波蘭人及最高層級的外國代表。

    白鷹勳章別在藍絲帶上,由左肩往右側斜掛,過去往刺繡製成的星型勳章則配戴於左胸前。

     

    26. Sejm Niemy

    沈默的議會

    國王奧古斯特二世統治期間於1717年2月1日在華沙舉行的聯邦議會一日會議。該議會被稱之為“沈默”,是因為擔心會議被中斷而禁止議員發言,具備結束貴族與國王奧古斯特二世間內戰的綏靖議會性質。

    奧古斯特二世致力於維持聯邦和薩克森選帝侯國間的關係,他為該國的世襲選帝侯。波蘭當時在沙皇彼得一世的勢力範圍內,其軍隊在境內駐紮,奧古斯特二世試圖減少他對聯邦事務的干預。 薩克森軍隊於1710年進入波蘭境內,並向已在第三次北方戰爭中遭摧毀的貴族莊園強行勒派軍稅,貴族們於1715年結成塔爾諾格魯德聯盟作為因應,結果引發持續兩年的內戰。

     

    27. Liberum veto

    自由否決權此為聯邦共和國的制度原則,賦予參與議會會議的每位議員中斷會議並撤銷已通過決議的權力。該原則來自全體一致同意的原則,而後者則來自共和國的共同體特性,本質上形成各地區的聯盟。議員由地方議會選出,為一個地區的代表,也因此必須針對所有議會的決議向地方議會負責,然而多數人贊成的決議只要有少數人反對(儘管少數代表可能只是一個地方議會),就會被認為違反制度的平等原則。一致性原則是基於實際考量,從前的波蘭不存在以納稅人的金錢所維持的官方執法機構,現行法律由貴族強制執行,無論是單獨或集體。因此行政機關的運作取決於所有公民的自願支持,在這樣的條件下,未獲普遍支持的執法嘗試就無法取得成效或可能導致內戰。

     

    28. Wolnomularstwo w Polsce  

    波蘭的共濟會

    此為國際性的社會運動,旨在提升個人精神層次並促進不同宗教、民族和持不同觀點人士間的友愛[1]。該運動特性在於共濟會三角、會所、服從及廣泛的象徵符號和儀式。波蘭的共濟會起源於十八世紀20及30年代,奧古斯特二世統治期間。斯坦尼斯瓦夫・奧古斯特・波尼亞托夫斯基統治期間會所及會員人數大幅增長。波蘭被瓜分後佔領地的統治者頒布禁止共濟會組織活動禁令,其在俄羅斯佔領地的活動持續最久,因為沙皇政府的決議直到1821年才被執行。共濟會於1910年才又恢復活動。

     

    29. Sejmy skonfederowane

    聯合議會

    聯合議會(拉丁語: sub vinculo confoederationis)- 第一共和內議會特殊的組織作業方式。

    十七世紀中葉時開始將自由否決權的原則付諸實行,任何一名議員都能使議會的會議中斷並使議會通過的決議無效。隨著時間演進,議會受中斷的次數增加,使聯邦的立法機構和立法程序癱瘓。

     

    十八世紀時聯邦制度改革者試圖利用邦聯(貴族或軍隊間聯合以保護自身利益)所採用的原則,聯合地方議會采多數決,不需要一致性通過。在此情況下成立了聯合議會,議員們形成聯盟(其一代表王冠領地,其二代表大公國),各個議會分別選擇自己的議長,會議就於聯合的結合點舉行。議會中采多數決。

     

    最知名的聯合議會包括:大會議會(1764)、雷普寧議會 (1767-1768)及四年議會(1788-1792)。然而1773-1775年間運作的聯合議會由三個相鄰的瓜分國所召集:俄羅斯、普魯士及奧地利,以批准第一次瓜分波蘭期間所分配到的聯邦領土。

     

    30. Sejm czteroletni

    四年議會

    四年議會、大議會 – 在取得俄羅斯沙皇凱瑟琳二世同意下,於1788年10月6日在華沙所召開,直到1792年5月29日結束會議,期間由王冠領地的聯合議長斯坦尼斯瓦夫・馬瓦霍夫斯基主持。自1790年12月起,會議組成人數倍增。下一屆議會於1792年11月23日在格羅德諾召開,期間認定四年議會不存在,並廢除期間制定的所有法律行為[1]。然而大議會的主要成就是於1791年5月3日通過了新憲法,將權力劃分成立法權、行政權和司法權,提高資產階級的權力,宣布改善農民階層的生活,取消議會聯合及自由否決權,限制小貴族的政治權力等。該議會還決定斯坦尼斯瓦夫・奧古斯特・波尼亞托夫斯基之後由薩克遜選帝侯,奧古斯特三世之孫腓特烈・奧古斯特繼任波蘭國王。

    新憲法使聯邦從議會君主制轉變為君主立憲制。為了支持新憲法所帶來的改革,5月2日成立了憲法之友大會,負責在議會中執行一系列的規定。大議會持續至1792年5月29日,而五三憲法則維持了14個月又3週,於1792年為塔戈維查聯盟及俄羅斯的武裝干預所推翻。

     

    31. Trzeci rozbiór Polski

    1795年第三次瓜分波蘭

    第三次瓜分波蘭(1795年)為連續瓜分波蘭事件中的最後一次,波蘭立陶宛聯邦的土地為普魯士、奧地利帝國及俄羅斯帝國所分,有效地結束了波蘭立陶宛聯邦的國家主權,直到1918年。瓜分國間約定要讓波蘭的名稱從此自歷史消失[1],包括他們各自的百科全書在內,以遏制波蘭社會的異議和民族情緒。當這些資料或法律文書需提及波蘭或波蘭人民時,常以波蘭各具歷史性地區的名稱來取代,如馬索維亞(Masovia)等。此種刻意模糊的搪塞在此時期引發波蘭各地多次起義事件。第三次瓜分和瓜分本身在現代波蘭、學術圈和公共談論時仍是個具爭議性的話題;尤其是在提到波蘭和俄羅斯的關係時,俄羅斯為歷次瓜分的最大受益者,波蘭於1918年重新獲得獨立。

     

    32. Legiony Polskie we Włoszech

    波蘭軍團

    波蘭軍團(波蘭語:Legiony Polskie we Włoszech; 也稱為Dąbrowski Legions)[1]為拿破崙時期與法國軍隊一起服役的數個波蘭軍事單位,主要在1797至1803年間,其中部份單位持續至1815年。

    1795年第三次瓜分波蘭後,許多波蘭人認為革命的法國及其盟邦會對波蘭伸出援手,因為波蘭的瓜分國普魯士、奧地利及俄羅斯帝國也正是法國的敵人。許多波蘭士兵、軍官和志願者移民到這些國家,尤其是法國統治下的義大利地區、法國的附庸國或姐妹共和國(因此產生“義大利的波蘭軍團”一詞)及他們所加入的地方軍隊勢力所在的法國。很快地,波蘭新兵的數量成千上萬,在拿破崙・波拿巴的支持下,波蘭軍事部隊終於成立,獲頒波蘭軍銜並受波蘭軍官指揮。他們被稱為“波蘭軍團”,為由法國指揮的流亡波蘭軍隊。他們當中最知名的波蘭指揮官為揚・亨利克・東布羅夫斯基、卡洛爾・克尼亞熱維茨及約澤夫・維畢茨基。

    在拿破崙戰爭期間同法國軍隊一起效力的波蘭軍團參與了大部份的拿破崙戰役,從西印度群島至義大利和埃及。華沙公國於1807年成立時,許多軍團以退役軍人為核心,加入由約澤夫・波尼亞托夫斯基所建立的公國軍隊。這支部隊於1809年戰勝奧地利並與法國軍隊在無數戰鬥中並肩作戰,直到1812年俄羅斯的災難性入侵為止。

     

    33. Sprzysiężenie Wysockiego

    維索茨基密謀

    此為由華沙軍校的十幾名士兵於1828年12月15日所成立的聯盟,以皮歐特・維索茨基為中心的群體。密謀起源於議會法庭所激起的民族復興浪潮及俄羅斯在與土耳其戰爭中失敗所產生。

     

    作為波蘭王國所產生的眾多密謀組織中最早成立者,其所訂定的目標為號召武裝起義並解放祖國,以逐漸擴大軍隊中的密謀圈。

     

    1829年春,當原本打算自行加冕為波蘭國王的沙皇尼古拉一世在華沙停留期間,密謀者與愛國議員共同策劃迫使君主恢復其政治自由並遵守王國憲法。若被拒絕就開始爭鬥(尤利烏什・斯沃瓦茨基”科爾迪安“一書中所描述的加冕密謀事件),後因知情的參議員反對而未能採取任何行動。

     

    密謀的目的是為了號召起義並將權力交給政治人物(如約澤夫・霍皮茨基、尤利安・烏爾森・尼恩策維茨、斯坦尼斯瓦夫・波多茨基等人)。即使在矛里茨・莫赫那茨基堅持下,他們也未制定出影響深遠的政治計劃。

     

    1830年11月29日深夜,密謀份子襲擊了康士坦提親王的宅院,引發十一月起義。

     

    34. Józef Chłopicki

    約澤夫・霍皮茨基

    屬尼耶楚亞波蘭貴族盾形紋章(1771年3月14日生於沃里尼亞的卡普斯京村,1854年9月30日逝於克拉科夫)- 將軍,柯斯丘什科起義、拿破崙戰爭、十一月起義的參與者,帝國男爵,1820年波蘭議會王國的男爵,共濟會成員。十一月起義於1830年11月29日深夜發生時,霍皮茨基人在劇場內,他拒絕加入波蘭起義軍的行列。然而他於1830年12月3日接受提議擔任總司令,兩天後卻又宣布獨裁。霍皮茨基不相信起義能成功,獲保守派支持的他破壞了攻擊活動並推延軍隊組織。他試圖與沙皇尼古拉一世談判,最終卻未能在沙皇要求波蘭軍隊無條件投降上產生有效影響。他於1831年1月17日宣布放棄獨裁政權,卻仍然擔任總參謀長米豪・拉基維烏親王的非正式顧問。

     

    他於2月19日參與瓦爾戰鬥,1831年2月22日被任命為第一線司令,準備並領軍參與格羅赫沃之役,在該戰中波蘭軍隊阻擋了人數更眾的俄羅斯軍隊,期間他的腿部嚴重受傷。

     

    35. Wielka emigracja

    大移民潮

    十九世紀上半葉出現的波蘭人口大規模移民活動,該移民潮具愛國的政治意涵,直接起因則為十一月起義的失敗。移民的主要組成為貴族、起義軍、國民政府成員、政治家、作家、藝術家及知識分子。後來其他難民也加入移民,主要是來自俄羅斯佔領地的難民。法國成為移民中心(主要是巴黎),還有小部份人去了其他國家。移民中的知名人士包括:亞當・密茨凱維奇、尤利烏什・斯沃瓦茨基、尤熱夫・本恩、亞當・耶日・查爾托里斯基親王、波納溫圖拉・涅莫尤夫斯基、特奧多爾・莫拉夫斯基、埃內斯特・馬里諾夫斯基、齊格蒙特・克拉辛斯基、弗雷德里克・蕭邦、矛利茨・莫赫納茨基及其他。在西歐,尤其是在法國,波蘭文學、政治評論和偉大的浪漫詩歌在言論自由氛圍下蓬勃發展。亞當・密茨凱維奇、尤利烏什・斯沃瓦茨基、齊格蒙特・克拉辛斯基、茨普里安・諾爾維德等人皆在法國從事創作,其作品所透露的愛國和進步精神,使整個十九世紀的波蘭世代深受薰陶。從民俗音樂中汲取靈感來源的蕭邦音樂,對民族精神的發展起了巨大作用,波蘭民主陣營的意識形態及後來的史學深受約阿希姆・萊萊偉爾所編著的波蘭歷史綜合的影響。

    大移民潮為當時歐洲最大的移民活動之一。

     

    36. Pan Tadeusz

    塔德伍施先生

    《塔德伍施先生,亦即在立陶宛發動的最後突擊》為亞當·密茨凱維奇所著的史詩巨作,分上下兩卷,由亞歷山大・耶沃維茨奇在1834年於巴黎發表。

    這部波蘭史詩當中,包含了1832-1834年間所形成的巴黎貴族故事元素。全文分上下兩卷,採波蘭風格的六音步「亞歷山大體(Alexandrine)」,以十三音節為一行的詩寫成。時空背景為1811年中的五天及1812年中的兩天。

    這部史詩是波蘭學生的必讀經典。2012年,波蘭興起倡導認識國家文學的社會運動,參與人士並於「全國閱讀《塔德伍施先生》」活動裡,公開朗讀這部史詩。

     

    2014年,波蘭將《塔德伍施先生》的手稿,登錄於波蘭國家計劃之聯合國科文教組織世界記憶名錄中。

     

    37. Rugi pruskie

    普魯士驅逐行動

     1885至1890年間,持俄國與奧地利護照的波蘭人與猶太人遭到大規模驅逐。當時遭到驅逐的民眾,原是從俄羅斯帝國(俄羅斯波蘭領地)與奧地利帝國(奧地利波蘭領地)遷入的經濟移民。1871年德意志帝國於普魯士成立時,這些人並沒有獲得德意志帝國國籍。這場驅逐在當時是以不人道且具有歧視意味的方式執行。在波蘭傳統的認知裡,這些行動成了德意志帝國及其宰相俾斯麥之反波蘭政策的象徵之一。這一連串的遷移行動,為波蘭、德國及歐洲的社會大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甚至有部分聲稱反波蘭的人士也表示憤慨,如阿爾弗雷德・馮・瓦德西(Alfred von Waldersee),其原則上同意驅逐的必要,卻也認為當時在部分個案處理上,「是令人難以置信的嚴苛(德文:unglaubliche Härte)」。當時駐俄羅斯帝國的德國大使舒文尼次(Schweinitz)曾有過這麼一段反思:「有朝一日,偉大的宰相會退位,到那時後,會有許多人感到羞恥,會互相指責彼此的卑劣,指責彼此懷著此等卑劣之心,臣服在他的強大意志之下。讓我最有感觸的,是那道不聰明且不必要的殘忍驅逐命令。

     

    38. Uniwersytet latający

    移動大學

    指自1882年起,在華沙私人住所裡舉辦的女性地下自修課程。當時的社會禁止女性接受大學教育。1885年,這類課程轉型為非正式的秘密高等學校,也因為學校地點經常變換於各個私人住宅之間,因此有「移動大學」之稱。約瑟夫・謝馬施奇(Józefa Siemaszki)、斯坦尼斯瓦夫・諾伯林(Stanisław Norblin)、彼德・賀滅羅夫斯基(Piotr Chmielowski)及瓦迪斯瓦夫・斯默冷斯基(Władysław Smoleński)等人,在1882/83學年度,為若干組剛從女子學校畢業的女性學員講課。1885年其中一名聽課的女學生亞德薇佳・施察文斯卡-達維多娃(Jadwiga Szczawińska-Dawidowa),將各個不同的組別統整於一個共同的架構內,並設計出一個統一的學習計畫。此後,聽講的學費(每個月2至4盧布)便成了授課講師的薪資,以及秘密「學術閱覽室」活動的專款所用。秘密大學的課程為五年或六年制,包含四門科系:社會科學、語言歷史科學、教育學及數學自然科學。聽講的女性學員每週上課8至11個小時。授課的講師之中,包含了當時傑出的科學家,為學生確保了高水準的學習品質。當時教授歷史的有:瓦迪斯瓦夫・斯默冷斯基(Władysław Smoleński)及塔德伍施・寇戎(Tadeusz Korzon);教授文學的是布羅尼斯瓦夫・赫雷波夫斯基(Bronisław Chlebowski)、伊格納奇・賀爪諾夫斯基(Ignacy Chrzanowski)、彼德・賀滅羅夫斯基(Piotr Chmielowski)、曼弗雷德・克里德(Manfred Kridl);語言學——亞當・馬赫布格(Adam Mahrburg);社會學——路德維克・克巨維茨基(Ludwik Krzywicki);生物學——約瑟夫・怒斯包姆-希拉洛維區(Józef Nusbaum-Hilarowicz)。根據估算,在移動大學開設的十二年間,總共有五萬名女性畢業,當中也包括了瑪莉亞・勾爵后夫斯卡(Maria Gorzechowska)。移動大學最知名的畢業生為諾貝爾獎得主瑪莉亞・斯廓朵夫斯卡-居禮(Maria Skłodowska-Curie)。1905年移動大學浮出檯面,轉型為學術課程協會。

     

    39. Legiony Polskie (I wojna Światowa)

    波蘭軍團(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

     波蘭軍隊舊時的名稱,為當時波蘭世代以來的首支活躍軍隊。1914年,協約三國(包括大英帝國、法蘭西共和國及俄羅斯帝國)與同盟國(包括德意志帝國及奧匈帝國)間爆發第一次世界大戰,波蘭軍團隨後於同年8月成立於加利西亞。這支軍團存在的時間儘管短暫,卻成了「現代波蘭的創造神話基石」。後來,軍團由1916年9月20日成形的波蘭後備部隊(波蘭文:Polski Korpus Posiłkowy)取代,並於1918年2月併入在俄國的波蘭第二部隊(Polish II Corps in Russia),參加對抗奧匈帝國的拉蘭察之戰(Battle of Rarańcza)。同年5月,軍隊在對抗德意志帝國的卡紐夫之戰(Battle of Kaniów)失利,波蘭第二部隊也因此瓦解。當時的將軍哈勒(Józef Haller)逃往法國組織西方波蘭軍隊(Polish army in the West),對抗不利波蘭的布列斯特條約。

    波蘭軍團在加利西亞及喀爾帕阡山山脈兩地,都參與過許多對抗帝俄的戰爭。

     

    40. Polska Organizacja Wojskowa

    波蘭軍事組織

    波蘭軍事組織是由約瑟夫・畢蘇斯基(Józef Piłsudski)於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所創,其名稱於同年11月正式確立。該組織的主要任務為情報蒐集,以及對波蘭人民的敵人進行滲透。畢蘇斯基所建的這個組織,與其背後的奧匈帝國支持者並無依存關係,而這個組織雖然不如波蘭軍團知名,卻是其重要對口。該組織的目標對象包含大戰早期的俄羅斯帝國及晚期的德意志帝國,成員人數在1914年僅數百人,到了1918年已超過3萬人。

     

    41. Błękitna Armia (Armia Hallera)

    藍軍(哈勒軍)

    藍軍是一支在一次大戰晚期於法國成立的波蘭軍隊分支,其名稱源自法國派發給士兵所穿的藍色軍服。後來約瑟夫・哈勒・馮・哈冷堡(Józef Haller von Hallenburg)將軍將此一象徵名稱,用於所有在東歐作戰的新成立波蘭軍團。

    這支軍隊成立於1917年4月,由在法國與聯軍一同作戰的波蘭自願兵組成。一次大戰期間,西方戰線的戰事結束後,這支軍隊被轉送往波蘭加入其他戰鬥部隊,共同為奪回波蘭獨立一事而戰。

    波蘭之所以能在後來的波烏戰爭中獲勝,藍軍扮演了關鍵角色。

     

    42. Wojna polsko-ukraińska

    波烏戰爭

    波烏戰爭發生於波蘭第二共和國時期。當時重生後的波蘭共和國與要求獨立的烏克蘭人,在東加利西亞皆有居民,雙方為了爭奪該地的主權,進行了一場歷時八個月的戰爭。這場戰事以一連串的利沃夫衝突為開端,最後以非正式的停戰協議收場。烏克蘭人並沒有放棄獨立的主張,但變更東邊國界對波來人來說,也完全不在考量之內。1923年3月15日,大使會議承認了波蘭在東加利西亞的主權,但書是波蘭必須讓這個地區擁有自治地位。1922年9月,波蘭針對這個地區頒布了自治省法,而此法的名稱本身,便說明了東加利西亞地區在波蘭這個國家裡的特殊地位。

     

    43. Narodowe Święto Niepodległości

    波蘭國家獨立日

    波蘭國家獨立日(波蘭文:Narodowe Święto Niepodległości)是波蘭的國慶日,定於每年的11月11日,屬國定假日。這個節日的訂定是為慶祝遭俄羅斯帝國、普魯士帝國及哈布斯堡王朝分割的波蘭,在歷經123年之後,於第二共和時期重新奪回主權。波蘭主權的奪回是一個漸進的過程,並非一蹴而就,之所以會定在11月11日,乃是因為約瑟夫・畢蘇斯基在這一天取得波蘭的掌控權。此一國定假日制定於1937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只慶祝過兩次。戰後,波蘭人民共和國的共產政權將這個獨立紀念日自月曆上刪除,但波蘭人民依舊在私底下慶祝。約瑟夫・史達林底下的共產黨波蘭民族解放委員會發表宣言,正式以波蘭國家重生日取代這個節日,並改於每年的7月22日慶祝。1989年,波蘭脫離蘇維埃的共產勢力,恢復原本的11月11日獨立紀念日。

     

    44. Przewrót majowy

    五月政變

    是由約瑟夫・畢蘇斯基元帥在波蘭發動的一場政變,時間為1926年5月12日至14日。這場政變推翻了當時的總統斯坦尼斯瓦夫・沃伊切赫夫斯基(Stanisław Wojciechowski)及總理文森堤・維托斯(Wincenty Witos)。政變後,新政府成立,由利沃夫理工學院(Lwów Polytechnic)的卡齊米日・巴爾特教授(Kazimierz Bartel)領導。

    1925年德意志威瑪共和國與法蘭西簽訂條約,徹底捨棄波蘭,隔年4月又再與俄羅斯的蘇維埃政權簽訂條約,但這兩次期間波蘭代表皆未受邀出席。畢蘇斯基鑑於波蘭的獨立穩定性面臨新出現的威脅,非常時期須用非常手段,成了此次政變的部份原因。

    起初,畢蘇斯基受到邀請擔任總統,但他婉拒邀請,並轉而推薦伊格納齊・莫希奇茨基(Ignacy Mościcki)。然而,畢蘇斯基仍舊是波蘭政壇上最具有影響力的人物,並成為總統背後的掌權者,此一情況一直到其1935年逝世才結束。

     

    45. Armia Krajowa

    波蘭救國軍

    佔領期間波蘭救國軍的任務為建立軍事組織架構,鼓吹社會大眾加入當下的抗爭行動,保護波蘭地下國,重建公開獨立之戰所需的軍隊,也就是說,波蘭救國軍的任務是為全國民眾做好全面起義的準備。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共產黨政權對波蘭救國軍的士兵進行監控,將之逮捕、關入監獄或謀殺,對於所於戰時與戰後波蘭救國軍行動的相關資訊,也都予以審查。1974年新聞、出版曁展演控管總部(Główny Urząd Kontroli Prasy, Publikacji i Widowisk)在其審查建議中,禁止出版任何與紀念波蘭救國軍有關的資訊,甚至禁止在報章上刊登相關訃聞。湯瑪士・斯菊爵夫斯基(Tomasz Strzyżewski)在其關於波蘭人民共和國思想審查一書中,引述了控款總部一份關於審查範圍的官方密件:「任何(以華沙起義週年紀念或相關個別事件為場合)以訃告、宗教儀式或其他形式之報章、廣播、電視及訃聞等,發佈波蘭救國軍及其他參與華沙起義之右派組織中的軍人團體或部隊,在墓園、紀念碑、戰事地點等所進行的各種聚會之訊息,一概不許出現在出版品上,但訃告及教堂裡的教會服務相關資訊則可准許。」

     

    46. Żydowska Organizacja Bojowa

    猶太戰鬥組織

    波蘭猶太民族對抗猶太人大屠殺行動的秘密戰鬥組織,也是二次大戰期間猶太武裝抵抗運動中最知名的一支,其武力來自波蘭救國軍及人民保衛隊(Gwardia Ludowa)。政治上,波蘭政府代表團與波蘭工黨都承認猶太戰鬥組織為猶太區裡的猶太民族戰鬥組織。

    猶太戰鬥組織在政治上隸屬於1942年10月15日設立的國家猶太委員會,間接屬於波蘭政府代表團。其主要活動為在猶太區內建立崩得(Bund),在區內進行徵收,包括搶奪猶太委員會(Judenratu)財庫及猶太區銀行,好取得購買所須武器之金錢。該組織將武器運入區內囤積,大肆宣傳抵抗理念,對抗潛入抵抗行動中的通敵猶太成員(「十三號」和「火炬組」„Trzynastka” i organizacja „Żagiew”),將親敵或通敵分子肅清處死(如猶太警察副指揮官Jakuba Lejkin)。不久,這個地下組織便從猶太委員會手中接過權力,實質統治猶太區。1943年1月,猶太戰鬥組織移除了猶太區內的反動勢力,甚至逼退了當時的德國人。(希姆莱親自下令的大遣送行動,也在當時遭到中斷。

     

    47. Związek Harcerstwa Polskiego

    波蘭童軍總會

    波蘭童軍總會(ZHP)為波蘭最大的童軍組織,於1918年11月1-2日的童軍大會上成立,將之前各別活動的童軍組織結合在一起。組織合併的過程正逢波蘭第二共和形成的艱難時期並不順利,一直到1920年才結束。波蘭童軍總會是一個教育、愛國、志願、自治的組織,不論參加者的出身、種族或信念,一律對所有人開放。1936年至1989年間為公共事業協會。自2004年2月16日起註冊為公益組織,也是波蘭青年組織議會的成員之一 。

     

    48. Polskie Państwo Podziemne

    波蘭地下國

    (PPP)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波蘭流亡政府的秘密結構組織,是一個在被第三帝國及蘇聯占領的波蘭國土上,以「共和」名義活動的政府體系。

    波蘭地下國的成立於1939年9月27日,為二次大戰期間波蘭包含軍事與非軍事地下反抗組織的統稱,效忠於當時位在倫敦的波蘭流亡政府。1939年9月德國開始入侵波蘭,波蘭地下國的幾個初始結構便是在此入侵行動的尾聲建立。波蘭地下國的支持者將之視為戰前波蘭共和國(及其機構)的合法存續,為抵抗戰領波蘭國土的納粹德國及蘇聯兩大強權而產生的武裝抗爭組織。地下國的活動不僅限於世界數一數二的軍事抗爭,也包含了教育、文化及社會服務等非軍事組織架構。

    雖然波蘭地下國在戰時受到廣泛的支持,卻不被極左派份子(共產黨)所支持或承認。

     

    49. Proces szesnastu

    十六人公審

     是1945年由蘇維埃政權針對16名波蘭地下國領袖,在莫斯科主導的一場展示性公審。所有的囚犯皆是秘勤組織內務人民委員會(NKVD)假造託辭綁架而來。他們受到刑求,被指控從事各種反對紅軍的「非法活動。這場公審的時間為1945年6月18日至21日,有來自英國及美國的國外媒體及觀察家在場。公審的日期經過刻意安排,與蘇維埃支持的波蘭魁儡政府成立大會同一日。判決書於6月21日公布,大多數受審者都被KNVD脅迫認罪。16名被告中,有13人被判決4個月至10年不等的刑期,另外3人則獲得無罪釋放。

     

    50. Plan sześcioletni

    六年計畫

    六年計畫是為了讓波蘭經濟迎合蘇維埃經濟所設計,以「新鑄造廠(Nowa Huta)」等重工業化計畫為其中心思想。該計畫於1950年7月21日在眾議院通過,儘管後來幾經修正,卻從為徹底完成。

    為經深思熟慮的快速工業化結果,讓波蘭社會付出極大代價,由於如建築等其他領域的投資驟減,生活水準也跟著大幅低落。農業方面,當時的波蘭農民抗爭不斷,政府遂大力推廣集體制度。此一計畫是以類似的蘇維埃計畫為藍圖,其基調為特定的蘇維埃風格原則,如中央經濟規劃、限縮所謂的資本主義者元素,以及與其他東方集團(Eastern Bloc)國家緊密合作等。當時各大城市的周邊紛紛出現新市郊,吸引人口過剩的村莊居民前往。然而,同一時間,供給與需求間的失衡加深,日用品短缺成了常態,結果導致1950年代初期再度出現配給制度。

    六年計畫唯一的實質成果為快速發展的重工業。然而,由於所有的國家基金都投入在造船廠、鋼鐵廠、化工廠及汽車工廠等,當時波蘭經濟的其他領域,如服務業與食品業等,依舊處於發展落後的狀態。

     

    51. Konstytucja Polskiej Rzeczypospolitej Ludowej

    波蘭人民共和國憲法

    是一部於1952年7月22日由波蘭的立法機關眾議院決議通過。這部憲法導入國務委員會(Rada Państwa)這一機構,取代波蘭原本按三月憲法(存在至1952年為止)而採行的三權分立,並引進以蘇聯憲法為樣本的統一政權原則。立法機關在憲法的序言中,聲明國家為勞動人民之共和國。該憲法中新成立一機關,作為非實質主權的政權來源。此舉可能是想區分社會主義與資產主義的憲政體制,點出以民族為主的舊主權,和以「勞動人民」為主的新主權間之差異,並強調如此一來,可以在社會間製造革命性的改變,縮短與「有產階級」間的距離。人民掌權原則本是表示由群眾參與國家治理,並消除在階級、經濟與社會上的對立。在此雖然出現「勞動人民」一詞,但從馬克思主義的立場來看,其定義基本上與「民族」相似 。因此,國家的最高權立是作為「人民意願」的延伸之眾議院,而其他機關——司法機關及包含政府與國務委員會的行政機關——則隸屬其下。

     

    52. Czerwiec 1976

    1976年6月

    為波蘭人民共和國時期發生一連串抗議示威活動。當時的總理彼得・雅羅謝維奇(Piotr Jaroszewicz)宣布計畫大幅提高許多民生物資,尤其是食品類的價格(奶油33%、肉品70%及糖100%)。當時波蘭的物價是固定的,由政府控制,而當時政府的財政赤字不斷增加。

    這波抗議行動始於6月24日,終於6月30日,最大的暴力示威與搶劫行動發生在普沃茨克、華沙近郊的烏爾蘇斯區及拉多姆,其中以拉多姆最為嚴重。抗議人士受到政府粗暴鎮壓,但調價計畫也因此遭到擱置,波蘭的領導人愛德華・吉瑞克(Edward Gierek)退居幕後,並解除雅羅謝維奇的總理職務 。1976年波蘭國內動盪不斷,人民遭到逮捕時有可聞,激進派工人被解雇,再再促使工人與反對派的知識分子重新接觸,一群知識分子因而成立反政府組織「勞工保護委員會(Komitet Obrony Robotników,KOR)」,與官方抑制工人抗議行動對抗[3]。

     

    53. Sierpień 1980

    1980年8月

    為波蘭史上最重要的月分之一,當時發生罷工運動,最後以政府與工會代表簽下四份協議,史稱格但斯克協議(porozumienia sierpniowe)。

    1980年8月開始了一場為時15個月的爭取自由運動,催生了工人運動與社會運動,不久便衍生成1000萬人的獨立自治工會「團結工聯」(Niezależny Samorządny Związek Zawodowy "Solidarność")。波蘭人的自由時期至此結束,進入1981年至1983年的戒嚴狀態。1980年8月是社會要求改變體制的契機,最後導致波蘭人民共和國及其他東方集團人民民主國家垮台,波蘭重新奪回主權,建立第三共和。

    根據波蘭內政部於8月30日送給斯坦尼斯瓦夫・卡尼亞的報告,總共有28省分參與罷工,合計700家工廠及70萬名以上的勞工,其中有13個城市的交通系統遭到癱瘓[4]。

     

    54. Centralne Biuro Antykorupcyjne

    中央反貪腐局

    是波蘭的政府部門,向波蘭總理報告,負責揭發波蘭國內的貪腐案件。機關位址設於華沙,自2006年7月24日起開始運作,其法源依據為同年6月的中央反貪腐局法案(Central Anticorruption Bureau Bill)。反貪局的偵查範圍概括公、私部門,特別著重於中央層級及地方自治機關。其權責包括貪腐犯罪偵查與貪腐防制,並有義務向總理、總統及國會告知可能影響波蘭經濟福祉的事件。

     

    55. Znak Polski Walczącej

    波蘭戰鬥標誌

    波蘭戰鬥標誌(PW)為一船錨狀之記號,錨的上半部呈P字形,象徵波蘭;錨鉤為字母W,代表戰鬥或「船錨」。此記號象徵重新奪回被納粹德國占領的波蘭主權,在二次大戰期間被廣泛使用。

    在當時被佔領的波蘭國內牆面及人行道上,都可以看見船錨印記的塗鴉。在船錨標誌出現的前一年,也曾有過類似的破壞行動。

    2014年6月波蘭眾議院通過一項法案,以保護「波蘭戰鬥標誌」。根據法案的第一條,這個標誌象徵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波蘭民族對抗德國入侵者及佔領者,並代表民族福祉,是須要受到保護的波蘭共和國歷史遺產[2]。對波蘭戰鬥標誌表示敬重,是每一個波蘭共和國公民的權利與義務;公開藐視該記號者將處以罰鍰(該法第二條及第三條)。

     

    56. Wybory prezydenckie 1990

    1990總統大選

    於1990年11月25日在波蘭舉行首輪投票,第二輪投票則在12月9日舉行[1]。這是波蘭史上首次總統直選,也是1926年五月政變後首次舉辦的總統選舉。第二次世界大戰前,波蘭總統是由眾議院選出。1952年至1989年間的共產擴張時代,總統府並非以獨立機關的形式存在,其功能大多數被國務委員會所取代,而國務委員會主席也被認為擁有與總統相等的位階。

     

    57. Zawisza Czarny

    黑薩維斯

    Sulima coat of arms,紋章為蘇利馬,是波蘭騎士與貴族,曾擔任指揮官與外交官,聽命於波蘭國王瓦迪斯瓦夫二世・雅蓋沃及匈牙利-波希米亞國王西吉斯蒙德。在世時,他被視為騎士美德的表率[3],因贏得多次駕馬比武而聞名。其頭髮與盔甲皆為黑色,因而有黑薩維斯之稱號。在其死後,受到波蘭歷史學家揚・德烏勾斯、詩人兼格涅茲諾法政牧師的亞當・須文卡(Adam Świnka)及國王西吉斯蒙德稱頌。薩維斯成為一位波蘭的民族英雄,以可靠及忠誠聞名。波蘭有一些足球隊伍及其他運動團隊,如薩維斯沙比得哥什足球俱樂部,都以他的名字命名。其生平被改編成幾部戲劇作品。

     

    58. Jan Józef Baranowski

    揚・約瑟夫・巴拉諾夫斯基

    揚・約瑟夫・巴拉諾夫斯基(1805年9月7日生於斯米洛維奇,1888年3月30日逝於倫敦),是波蘭的經濟學家、金融家、貴族、語言學家、工程師。

    他同時也是大移民潮時期最出色的發明家,在鐵路、通訊、會計及計算機器等領域,有諸如鐵路號誌機、驗票機及瓦斯表等許多發明。

     

    59. Paweł Edmund Strzelecki

    帕維爾・艾德蒙・斯特爵雷茨基

    (1797年-1873年),為一名地質學家、地理學家、旅行家及傑出的澳大利亞研究者。曾參與過1830年至1831年的十一月起義,在行動失敗後出走大英國協,並於1853年加入皇家地理學會及皇家學會。

    他是首位以獨立科學考察為目的而環遊世界的波蘭人。1834年6月8日,他從利物浦前往北美洲,在當地從事地質、地理、農學及民族誌;認識了原住民休倫族,在安大略湖附近發現銅礦。1836年至1838年,他前往南美洲旅行,研究米納斯吉拉斯州的礦藏,測量阿根廷與智利。1838年7月20日,他從南美洲前往大洋洲,途中停經夏威夷,在當地進行火山研究;其對基拉韋厄火山的描述,為科學文獻中最早以該火山為題的論述之一。他也曾在大溪地及紐西蘭進行研究。然而,其地質及地理探勘的主要地點為澳洲。1839年4月25日,他抵達澳洲,並從三度雪梨出發至澳洲大陸內部研究。1840年,他發現澳洲最高峰科修斯科山(Mount Kosciuszko),並以波蘭民族英雄塔德烏什・柯斯丘什科(Tadeusz Kościuszko)命名之。

     

    60. Ludwik Rajchman

    路德維克・萊赫曼

    (1881年11月1日-1965年)生於華沙,逝於Chen,猶太裔的波蘭細菌學家及社會工作者,為聯合國國際兒童緊急救援基金會(UNICEF)創辦人之一,也是一名志工。

    1920年-1921年擔任國際聯盟流行病學委員會共同召集人。

    1923年組織國家衛生研究所首任所長。

    1929年及1930年-1931年旅居中國,擔任蔣中正與宋子文之醫療顧問。

    1931年-1939年,擔任掌管重建中國事務的國家經濟議會之專家。

    1940年-1943年以中國駐美特別代表之身份擔任宋子文顧問。

     

    61. Rzecznik Praw Dziecka

    兒童權利監察使

    兒童權利監察使是波蘭憲法底下的一人機關,其法源依據為1997年頒布的波蘭共和國憲法第72條,首任兒童權利監察使於2000年設立。

    監察使負責維護波蘭共和國憲法、兒童權利公約及其他法規所規範之兒童人權,但尊重父母之責任、權利與義務。監察使行事以兒童權利為準則,而家庭為兒童發展的自然環境之概念,則是其考量之基礎。

    兒童權利監察使辦公室設於華沙(ul. Przemysłowej 30/32, 華沙)。

     

    62. Mirosław Hermaszewski

    米洛斯瓦夫・赫馬雪夫斯基

    1941年9月15日生,為波蘭退役空軍及太空人。1978年登上蘇維埃的聯盟30號太空船(Soyuz 30),是波蘭首位太空人。1981年12月波蘭頒布戒嚴令,當時正在莫斯科唸書的赫馬雪夫斯基被召回華沙,成為救國軍事會議成員,但其本人事前並不知情或表示同意;兩週後,當局同意讓他繼續學業。後來,赫馬雪夫斯基被指派為位在登布林的高等空軍軍官學校司令。1988年,擢升為將軍。1991年至1992年間,赫馬雪夫斯基成為波蘭空軍空防副司令,目前已退休。

     

    63. Antoni Norbert Patek

    安東尼・諾伯特・帕特克

    鐘錶製造業先鋒,Patek Philippe & Co.的創辦人。該公司為史上首家量產懷錶的製造商,也生產世界級的頂尖手錶。帕特克也是大移民潮時期的政治活動者。1839年5月1日帕克特在日內瓦與另一名波蘭移民——天才華沙製表師法蘭契雪克・查沛克(Franciszek Czapek),共同開設鐘錶工廠。工廠資金來自其首批員工,如瓦夫日涅次・勾斯特科夫斯基(Wawrzyniec Gostkowski)、文森堤・勾斯特夫斯基(Wincenty Gostkowski)及瓦迪斯瓦夫・班杜爾斯基(Władysław Bandurski)等波蘭製表師。該工廠的第一批懷錶為客製化訂單。

     

    64. Ernest Malinowski

    艾爾內斯特・馬利諾夫斯基

    1818年1月5日生於沃文(Wołyń),為奧波萊的道路及鐵路工程師,也是1818年保護卡亞俄港的英雄。他建設了秘魯及厄瓜多的鐵路,是安地斯中央鐵路(Central Transandino)的設計與建造者。1890年起,他擔任波蘭國家博物館協會在拉珀斯維爾(Rapperswil)。艾爾內斯特・馬利諾夫斯基的逝世一百週年時,在波蘭通聯工程師暨技師協會的發起下,安地斯鐵路的最高點——海拔4818公尺處,豎立起由著名的雕像大師古斯塔夫・曾姆未教授(Gustawa Zemły)所雕的艾爾內斯特・馬利諾夫斯基紀念碑,上頭有個馬利諾夫斯基的圓形肖像。在碑上的秘魯及波蘭國徽下,有段敘述文字:「艾爾內斯特・馬利諾夫斯基,1818-1899,波蘭工程師、秘魯愛國者、1866年守護卡亞俄港的英雄、安地斯中央鐵路的建造者」。

     

    65. Janusz Liberkowski

    亞努什・利貝爾科夫斯基

    2006年5月19日贏得首屆美國電視網ABC的「美國發明家」競賽,得獎作品為球形安全座椅。該設計的目的是要在嬰兒受到碰撞時提供保護,命名為Anecia安全膠囊(Anecia Safety Capsule)。此次獲獎,讓利貝爾科夫斯基贏得了一百萬美元。

    利貝爾科夫斯基原育有一女阿內塔,卻在一次車禍中痛失愛女,也因此催生了Anecia安全膠囊。其設計概念為遇到撞擊時,內部的球體會晃動,能將撞擊移動能轉換成旋轉運動,藉以降低撞擊力道。

    利貝爾科夫斯基積極參與旅美波蘭人後團結運動,其中包括波蘭遊艇俱樂部的少數海外分點之一——波蘭遊艇俱樂部舊金山分部(YKP San Francisco)。

     

    66. Mikołaj Rej

    米科瓦伊・雷以

    (1505年2月4日-1569年9月8日或10月5日),來自納果威切(Nagłowice),紋章為斧頭,是波蘭文藝復興時期的詩人、散文作家與譯者,同時也是政治家、福音神學家、及波蘭第一共和的眾議院議員[3]。

    他是波蘭第一位只以波蘭文寫作的作家,與盧布林的別爾納特(Biernat)及揚・科哈諾夫斯基(Jan Kochanowski)同被視為波蘭文學語言與文學之奠基者。

     

    67. Gall Anonim

    高盧無名氏

    是一般對《波蘭王族事蹟錄》(Gesta principum Polonorum)佚名作者的稱呼。該書約在1115年以拉丁文寫成。一般認為,高盧是首位以文字描述波蘭的歷史學者。他的《編年史》是大學課程中,研究波蘭歷史的必備書目。有關作者本身的資料很少。其所著作的《事蹟錄》後來影響了波蘭歷史課程。根據書中所述,在波蘭的早期歷史中,人民的聲音是上帝的聲音(Vox populi, vox Dei),居於統治者的權力之上。

    這個概念強化了波蘭人的選舉傳統,以及違抗、質疑當權者的傾向。透過文森堤・卡布伯卡的《編年史》,以及來自斯卡爾畢滅什的斯坦尼斯瓦夫(Stanisław of Skarbimierz)之布道內容,該書有助於「黃金貴族制」的獨特發展,而這個制度後來也成了波蘭立陶宛的特色——國王經選舉選任之,並有義務聽從眾議院(Sejm)的意見。

     

    68. Kronika Polski Wincentego Kadłubka

    文森堤・卡布伯卡波蘭編年史

    (拉丁文: Historia Polonica)係自古代記載至1202年之波蘭編年史,由公正之王卡齊米日二世命文森堤・卡布伯卡編撰而成。

    這部史書共分四冊,以拉丁文寫成,為高盧無名氏所著之編年史外,該段歷史最重要的參考來源,但可信度尚待商榷。前三冊著重於波蘭史事,然作者或為呈現美學或道德之效果,恣意將當時的史實與亞歷山大大帝、尤利烏斯・凱撒及格拉古兄弟時期等史料摻混

    文森堤・卡布伯卡最有可能是從1190年開始著作此書,由於在第四冊中能找到1205年6月19日發生的札維霍斯特之戰相關資料,故可斷定此書的撰寫至1205年依舊持續。1208年,卡布伯卡接受了克拉科夫主教一職,書寫遂而中斷。

    這部編年史於1612年首次發行,為拉丁文版;波蘭文版則於1862年出版。

     

    69. Witelon

    韋泰洛

    修士、神學家與科學家(物理學家、自然哲學家及數學家),波蘭哲學史上的重要人物。月球上的「韋泰洛」隕石坑便是以他來命名。韋泰洛的《透視》有極大部分是以海什木的著作為基調而寫成,對後來的科學家,如克卜勒等人造成了深遠的影響。韋泰洛的光學論文與海什木的《光學書》拉丁文版有很深的連結,而兩份著作也都被份著被佛雷德里・李斯納(Friedrich Risner)收錄在他的《光學寶鑑》中(Opticae Thesaurus Basel, 1572)。

     

    70. Jan Długosz

    揚・德烏勾斯

    (拉丁文:Ioannes Dlugossius, Longinus;1415年12月1日生於Brzeźnica,1480年5月19日逝於克拉科夫),家族紋章為維尼亞瓦,是波蘭歷史及編年史學者、《波蘭史》一書的作者、神職人員、地理學者、波蘭首位紋章學者、外交官、克拉科夫法政牧師、克拉科夫主教秘書長。自1467年起在卡齊米日・亞捷隆屈克(Kazimierz Jagiellończyk)的宮廷內擔任其子導師。1480年被命名為利沃夫主教。多次曾參加使節團外派:1449年前往羅馬, 1467年前往捷克,1469年前往匈牙利,1478年前往維謝格拉德。

    出版過多本歷史著作,其中以《波蘭史》(年代史,意即著名的波蘭王朝編年史)最為知名,記載了原始知初至1480年間的波蘭歷史。

     

    71. Andrzej Frycz Modrzewski

    安爵・佛利區・莫德爵夫斯基

    原名安爵・彼得・莫德爵夫斯基(1503年9月20日生於Wolbórz,1572年逝於Wolbórz),家徽為蒼鷹,為文藝復興時期的波蘭政治作家與王家秘書。

    莫德爵夫斯基在其專著中深入分析波蘭體制,並在《教會論》一書中要求規範波蘭教會的地位、建立獨立於羅馬教廷、隸屬國家的國家教會。他引用「教宗……在將腳伸給所有人親吻的同時,要求人達成其命令與指令,好似這些命令與指令是源自神的秘密計畫……忘了這些只是凡人,渴求獲得頭銜與神恩。」

    在政治領域中,莫德爵夫斯基的觀念格外先進,在當時不可動搖歐洲的政治形態中,有時甚至過於理想化。莫德爵夫斯基提出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倡導所有的社會階層(貴族、平民與農民)在法律之前皆為平等。這個觀念在當時超越了整個歐洲,比如尚・博丹(Jean Bodin)便將莫德爵夫斯基的法律平等概念看作天下最大的謬論。莫德爵夫斯基主張經濟保護主義,國家應關心窮人與公共教育。他批評封建制度與剝削農民。他要求殺人者應受到更嚴厲的處罰,甚至連偷竊也得處以死,並反對侵略戰爭。

     

    72. Stefan Wyszyński

    史蒂芬・維遜斯基

    (1901年8月3日 – 1981年5月28日) 為波蘭羅馬天主教教長(prelate)。他在1946年至1948年擔任盧布林主教,1948年至1981年為華沙及格涅茲諾大主教。在1953年由教宗庇護十二世擢升為特拉斯特維爾的聖瑪莉樞機主教(Cardinal-Priest of Santa Maria in Trastevere)。爾後成為波蘭總主教,並被稱為千禧年主教。他無庸置疑的是當時波蘭人民的領導者(被稱為波蘭的無冕王),相較於當時的極權統治政府。波蘭天主教的存續都歸功於他勇於面對1945年至1989年的共產政權。他也曾入監服刑三年。

     

    73. Jerzy Popiełuszko

    葉日・波別烏施科

     (1947年9月14日 – 1984年10月19日)是一位支持團結工聯,並反對波蘭共產黨的波蘭天主教神父。他在1984年被三位波蘭安全局探員暗殺,爾後探員們遭逮捕並接受審判定罪。

    他被羅馬天主教認為是殉教者,並由大主教安日洛・阿馬托替教宗本篤十六世於2010年6月6號封聖 (beatified)。一項與他有關的神蹟正由相關單位深入了解中。

     

    74.  Konkurs Szopek Krakowskich

    克拉科夫聖誕馬棚競賽

    克拉科夫是一座讓人驚豔的偉大城市,有著源遠流長的傳統及文化,無怪乎最頂尖的聖誕馬棚藝術作品每年都在此匯集。這項傳統源自十九世紀,起初為砌磚工及藍領階級在冬天賺取外快的方法,多數的作品都像可攜帶的娃娃劇院,前面是耶穌降生的情景,背景則是克拉科夫的建築。第一屆設計競賽始於1937年,往後年年皆在克拉科夫舉辦。

    克拉科夫的這項美麗藝術每年都吸引上千人前來欣賞。如果有設計師希望參加競賽,請向克拉科夫歷史博物館申請。

     

    75.  Parada Gazdowska

    加茲多夫斯卡遊行       

    加茲多夫斯卡遊行是波蘭山區冬季時最有趣的活動之一,每年都吸引許多遊客到此留下難忘的回憶。許多波蘭民眾會來波德哈列(Podhale)觀賞加茲多夫斯卡遊行,而這絕對是只在波蘭山區才能看到的特別活動。不同的地方團體會自發組織遊行,但最吸引人的是在波羅寧( Poronin )或科須切利斯科( Kościelisko )。加茲多夫斯卡遊行始於1999年,是一個欣賞雪橇賽馬的絕佳機會。首先雪橇及庫摩特爾基(波蘭文:kumoterki,只可容納兩人的小型雪橇,盛行於波德哈列地區)會由特別委員會評分,項目包含馬匹品種、台風,雪橇設計及駕駛技巧。所有的參賽者都必須穿著波德哈列當地的傳統服飾。接下來,庫摩特爾基、無騎士滑雪(滑雪者跟在沒有騎士的馬後面)及有騎士滑雪(滑雪者跟在有騎士的馬後面)在準備好的賽道上競技。

     

    76. Festiwal Shanties

    國際船歌節

    1981年航海愛好者決定建立海洋船歌節,簡稱船歌節。當時規模不大,氣氛溫馨舒適。這個場合讓普羅大眾得以暫忘波蘭艱困的政治情況,並享受當下,很快便在波蘭各地大受歡迎,並於1987年獲認為國際性活動,原來的小表演廳也換成了大型體育場。

    在1987年,船歌節首次邀請到 Bristol Shantymen, Sollent Breeze, Stormalong John 及 Stan Hugill等國際知名歌手前來表演,受波蘭民眾熱烈的歡迎。其他知名歌手團體如Great Big Sea, Simon Spalding, De Tientooners, Drijfhout, Jim Lucas, Long John Silver, Risor Shanties Choir, Capstan Full Strength皆曾受邀。

     

    77.  Wyścigi Psich Zaprzęgów

    犬拉雪橇競賽

    犬 拉雪橇競賽事一項在 Bieszczady已經維持幾十年的體育與文化活動。這項體育賽事有幾年都在  Otryt 山腳下的美麗小鎮Lutowiska舉辦 。每年這座小鎮及其周邊地區,都會化身成場面壯觀、充滿變數的競技戰場,近距離目睹美麗、勇敢、蓄勢待發的雪橇狗。

     

    78.  Festiwal Filmowy Short Waves

    短波電影節

    短波電影節是一系列位於波茲南郊區的電影放映活動。主軸為競賽片放映,精選的傑出短片分成四大類;國際競賽,波蘭競賽,與鏡頭共舞及實驗性質的 unxpctd.mov。除了競賽之外,每年也有依據不同主題舉辦的各式活動。短波電影節充滿了特別活動、座談會、小組討論及計畫與劇本撰寫工作坊。所有活動包含工作室,電影院,俱樂部及藝文中心等場所,分散於波茲南的各個區域。

     

    79.  Targi Sztuki Ludowej w Zakopanem

    札科帕內民俗藝術展覽會

    傑望山腳下( Mount Giewont)的小鎮札科帕內一直是受歡迎的冬夏旅遊勝地。每個人都可以在這裡找到適合自己的活動。登山愛好者有各種難度的路線可以選擇,喜歡登高望遠的人有不同的瞭望處可以去,如克魯波瓦平原(Krupowa plains),或是安塔霧夫卡峰(Antałówka)及古巴霧夫卡峰(Gubałówka),皆可以將山區的美貌盡收眼底。登山健行完後可以到水療公園放鬆。如果喜歡演奏會、展覽及劇院也絕對不會失望。每周都有各種不同的藝廊、展覽及工作室開幕酒會,也可以去維特卡奇劇院(Witkacy Theatre)觀賞表演。每年三月會有民俗藝術展覽會,能夠欣賞到精湛的手工藝作品,例如手工織品,傳統玻璃彩繪,皮革藝術品,高地服飾及傳統食物等。

     

    80.  Festiwal Fantastyki Pyrkon

    Pyrkon奇幻節

    1999年第二世代奇幻俱樂部在波茲南舉辦了首屆的粉絲大會。這個大會在十五間不斷壯大,最後成為波蘭最大、歐洲數一數二的 Pyrkon奇幻節。2010年以來,這個奇幻節的參加人數已達12萬人,活動場所分布十個場館、數十個教室,活動內容包括Cosplay、討論平台、比賽、工作坊、展覽及表演等。

     

    81. Festiwal Misteria Paschalia 

    Misteria Paschalia音樂節是歐洲最重要的文藝復興時期及巴洛克音樂節,也是克拉科夫重要的指標性活動。他遠近馳名的原因奠基於精心擘畫的形象,兼容並蓄的構想及精挑細選的節目。音樂節中呈現許多特別為Misteria Paschalia設計的新計畫。原則上是呈現與復活節相關的音樂,由早期音樂的大師詮釋出全新風貌。近年來本音樂節吸引眾多來自波蘭各地的音樂愛好者,也打響克拉科夫作為文化之都的全球聲望。

     

    82. Noc Muzeów

    博物館之夜

    是一項文化活動集結博物館及各種藝文場所開放整夜藉以吸引新的合作夥伴。參訪者會拿到一個全方位通行證得以參觀所有展覽及該區交通工具的優惠。

    第一次的博物館之夜始於1997年的柏林。這項活動廣受好評,因此越來越多藝文設施紛紛加入,迅速的傳播至超過120個歐洲城市,在波蘭也是廣受歡迎。

    第一次波蘭博物館之夜於2003年在波茲南的波茲南國家博物館舉辦,現今有超過150各城市參與這項活動。每年五月時,波蘭最棒的博物館會開放至凌晨兩點,並舉辦特別的活動吸引大量參觀人潮。

     

    83. Juwenalia

    Juwenalia 是波蘭年度高等教育學生的節日,通常是在夏季考試前的五月慶祝。Juwenalia 可追溯至十五世紀的克拉科夫。在波蘭的所有學院都有這項慶典,隨著學校或所在城市的不同而有不一樣的名稱,如在歐茲廷稱Kortowiada,而華沙叫Ursynalia。

    Juwenalia不只是被當地居民接受,當地政府還會舉辦幾天的露天音樂會,烤肉及不間斷的派對。學生們會聚集在克拉科夫的市政廳。而市長會象徵性的將城市之鑰交給學生代表。

     

    84. Festiwal Malta

    馬爾他戲劇節

    通常在七月舉辦,為期一個禮拜左右。在此期間所有的街道,廣場,紀念碑都可能有表演出現。150場以上的表演吸引超過15萬觀眾。美麗的馬爾他湖也會有特別的演出。這個節慶的趣味在於所有的表演都不是在劇場裡面。實際上這項活動於1991年開辦的宗旨正是為了呈現劇場外的表演,對傳統的反動,讓戲劇可以接觸的更廣大的群眾,而不只是侷限在固定的場域中。例如在2006年,馬爾他戲劇節呈現來自美國的Bandaloop計畫,在 Novotel飯店前表演精心編排的舞蹈特技。這個戲劇節不在僅限於戲劇表演,逐漸擴展至音樂,舞蹈及電影。大部分的表演都是直接在城市街頭上演。

     

    85. Festiwal Kultury Żydowskiej

    猶太文化節

    克拉科夫的猶太文化節呈現由以色列及散居海外的猶太人所創造的當代文化,也是同類文化節裡規模最大的。

     

    86. Gdańsk Baltic Sail

    Gdańsk Baltic Sail嘉年華熱烈歡迎來自世界各地的水手和遊客,前來感受迷人的海岸氣氛、欣賞美麗的海岸線、沙灘,以及是中心的磚造教堂和歷史建築。嘉年華主要的特色是帆船遊行,而在嘉年華期間,可以在格但斯克灣上航行,觀賞運動賽事、帆船遊行及港口戰鬥。

     

    87.  Wielka Parada Smoków

    萬龍大遊行

    瓦維爾龍,或稱瓦維爾山腳下的龍,是波蘭文化中著名的噴火龍,其巢穴位在瓦維爾山腳下的洞穴裡。萬龍大遊行便是以這隻噴火龍為發想的嘉年華會。

     

    88. Odtworzenie Bitwy Pod Grunwaldem

    格倫瓦德之戰

    這場戰役被認為是波蘭、白俄羅斯與立陶宛史上最重要的勝利。經常成為浪漫傳奇及民族驕傲的靈感泉源,並作為對抗外來侵略者的重要象徵。

    格倫瓦德之戰的重現在波蘭是項盛大的活動。一千五百位來自世界各地的中世紀粉絲一同參與相關的準備工作,每年還有成千上萬的遊客共襄盛舉。最主要的活動是重現西元1410年7月15日波蘭及立陶宛聯軍對抗條頓騎士團的格倫瓦德之戰。這場大戰由來自全球的騎士兄弟會以鉅細靡遺的方式重現在世人眼前: 條頓騎士團獻給波蘭國王的兩把寶劍、對聖母瑪麗的歌頌、弓箭手的襲擊,戰場上的駿馬,條頓騎士團大團長之死,波蘭的勝利以及不同的中世紀戰術謀略。

     

    89. Carnaval Sztukmistrzów

    城市高空節的前身是魔術師嘉年華,其宗旨為發揚現代雜耍及馬戲表演。嘉年華期間另類及實驗性的藝術以馬戲及戲劇方式展演。這項免費的活動讓城市生氣勃勃,滿街是街頭藝人,表演及雜耍工作坊。劇場與包含民眾互動的馬戲表演讓城市空間及表演場域活了起來。嘉年華當然少不了盛大的遊行。

    除此之外,高空表演也是一項重點。盧布林的天際線成為表演者與觀眾的劇場。本來是在群山峻嶺裡的運動項目在城市街頭上演。Isaac Bashevis Singer的小說 The Magician of Lublin便有相關的描述。城市高空節可說是此類型活動中最安全的,也因此盧布林提供了對初學者相當友善的環境。從初學者到專業人士都有合適的活動可以參加。對於喜愛盧布林及嘉年華氛圍的人也是相當合適。這是一場適合所有人的嘉年華!

     

    90. Open’er

    露天音樂節被我愛波蘭基金會選為波蘭百大意象之一。波蘭百大意象包含波蘭最重要的地方,人物,歷史事件以及成就並集結成冊,其中包含團結工聯,哥白尼,1683維也納之戰及波羅的海。音樂節帶來歷時七天的冒險與難忘的音樂饗宴。每年的嘉賓是過去從未造訪過波蘭的重量級音樂家如Blur, Prince, Coldplay, The Strokes, Snoop Dogg, The White Stripes, Sigur Ros, Franz Ferdinand, Kanye West, Muse, Kings Of Leon, Arctic Monkeys, Justice, Mumford & Sons 或 Interpol。

     

    91.  Międzynarodowy Festiwal Światła "Bella Skyway”

    美麗天際節

    托倫的藝文場域多了一項錦上添花的活動:美麗天際節。一個全新,獨特且創新的節日,給托倫的歌德式古城牆注入新生。

    這項慶典自2009年開始舉辦,原是為了申請成為2016歐洲文化之都而設計。活動的三大支柱為:科學,活動的主旨緊扣著天文學及科學,美麗天際節與群眾溝通的方式相當與眾不同但卻平易近人且發人深省,總是希望引發人們的好奇心,進而學習新的事物。對美學的感知固然重要,但科學的認知也不可輕忽;藝術: 這是節慶的原動力;表演藝術; 充滿魔力與創新的藝術表演與城市的自然景觀與公共空間交融,形成最美麗的天際線。

     

    92.  Jarmark Dominikański

    聖多明尼克市集

    聖多明尼克市集是如聖誕市集或啤酒節一樣的歐洲大型文化集市活動。由格但斯克城主辦。自1972年復辦以來,聖多明尼克市集都是為期兩個禮拜,自2004年起延長至三個禮拜。每年有超過1000位的商販,藝術家及蒐藏家聚集在這個市集,每天有超過七萬參觀人次,每逢周末人數更是翻倍。主辦單位說有超過五百萬人來訪格但斯克舊城區。

     

    93.  Magiczny Malbork

    馬爾堡奇幻秀

    馬爾堡奇幻秀是波蘭同類型活動中最重要也最特別的一個。該活動自2009年開始,向來於八月舉辦,馬爾堡的著名城堡成為各項活動最美麗的背景。

     

    94. Festiwal Sacrum Profanum

    Sacrum Profanum音樂節

    Sacrum Profanum音樂節被稱為最有趣的歐洲音樂節。這個音樂節呈現引領風潮的音樂,並遊走在現代音樂的各項分野之間,儘管常被視為晦澀難懂,卻也是充滿野心的前瞻性音樂實驗室。

     

    95. Festiwal Energia Miasta

    城市畫廊節

    城市畫廊節通常在九月舉辦,展覽內容就是點綴在羅茲市中心大小建築間的大型畫作。

     

    96. Light Move Festiwal w Łodzi

    這個獨特的藝術活動每年都讓羅茲市便成一個充滿魔幻、色彩繽紛的照明與投影秀,舉辦時間固定為周五至周日。

    燈光活動藝術節 – 光動節的目標是為城市的居民、遊客及政府當局,提供一個獨特的機會發覺燈光能如何讓公共空間變得更豐富。主辦單位想透過舉辦一個在文化、創造、社區精神及教育等方面皆具有特色的活動,改變羅茲給人的印象。

     

    97.  Rawa Blues Festival

    Rawa Blues Festival 自1981年開始舉辦,

    是波蘭最大、也是世界最大的室內藍調音樂節,每屆皆邀請世界級巨星參與。

     

    98. Wszystkie Mazurki Świata

     All the World’s Mazurkas festival 成立於2010年,由Janusz Prusinowski及 All the World’s Mazurkas 基金會成員共同發起,在每年的春季及秋季各舉辦一次。

     

    99. Festiwal Camerimage

    Camerimage 國際電影節

    Camerimage國際電影節是對電影攝影師來說最重要的電影節,而每年參與這場盛事的都是享譽國際的知名大師,比如 大衛‧林區、基奴‧李維、葉日‧斯科里莫斯基及 斯瓦沃米爾‧伊駕克(Sławomir Idziak)等。

     

    100.  Międzynarodowy Festiwal Wratislavia Cantans

    Wratislavia Cantans 國際音樂節

    Wratislavia Cantans國際音樂節是歐洲的古典樂領域中最重要的大事之一 。是由 Andrzej Markowski在48年前所創辦。1978年 Wratislavia Cantans 被放進位在日內瓦的歐洲音樂節協會( European Association of Music Festivals)清單中,正式成為國際性的音樂節,不過這個音樂節在創辦之初,便已開始邀請國外藝術家參與。

     

    本網站(或頁面)的文字係翻譯自相對應之波蘭文或英文維基百科條目,其原文條目之中文翻譯條目於中文維基百科陸續創建中。本網站(或頁面)的文字允許在CC-BY-SA 3.0協議GNU自由文檔許可證下修改和再使用。

     

     

     

     

     

     

     

     

     

     

     

     

     

     

    Drukuj Drukuj Podziel się treścią: